ikev2  >  翻墙教程
幽冥加速器

加速器 “可算是回来了呀,”妙水掩口笑了起来,美目流转,“教王等你多时了。” 幽“不过,教王无恙。”教徒低着头,补充了一句。 冥失去了支撑,他沉重地跌落,却在半途被薛紫夜扶住。 冥“错了。要杀你的,是我。”忽然间,有一个声音在大殿里森然响起。 冥“不过,谷主最近去了昆仑给教王看病,恐怕好些日子才能回来。”霜红摸了摸雪鹞的羽毛,叹了口气,“那么远的路……希望,那个妙风能真的保护好谷主啊。”

冥“薛谷主好好休息,明日一早,属下将前来接谷主前去密室为教王诊病。”他微微躬身。 冥“薛谷主医术绝伦,自然手到病除——只不过……”然而妙水却抬起头望着她,莫测地一笑,一字一句吐出轻而冷的话: 冥她的眼睛是这样的熟悉,仿佛北方的白山和黑水,在初见的瞬间就击中了他心底空白的部分。那是姐姐……那是小夜姐姐啊! 加速器 “什么?!”妙风脱口,同时变色的还有薛紫夜。 冥然而雪下还有另外一支短箭同时激射而出,直刺薛紫夜心口——杀手们居然是兵分两路,分取他们两人!妙风的剑还被缠在细线里,眼看那支短箭从咫尺的雪下激射而来,来不及回手相救,急速将身子一侧,堪堪用肩膀挡住。

幽他反而有些诧异地转头看她:“我为什么要笑?” 幽她用尽了最后的力气,用双手撑起自己身体,咬牙朝着那个方向一寸寸挪动。要快点到那里……不然,那些风雪,会将她冻僵在半途。 幽然而,恰恰正是那一瞬间的落后救了它。 幽“霍七公子,其实要多谢你——”他尚自走神,忽然耳边听到了一声叹息。 加速器 然而下一刻,她却沉默下来,俯身轻轻抚摩着他风霜侵蚀的脸颊,凝视着他疲倦不堪的眼睛,叹息:“不过……白,你也该为自己打算打算了。”

冥有一对少年男女携手踉跄着朝村外逃去,而被教王从黑房子里带出的那个妖瞳少年疯狂地追在他们后面,嘶声呼唤。 幽她咬紧了牙,默默点了点头。 冥“薛紫夜她……她……乃是当初摩迦村寨里的唯一幸存者!”顿了许久,妙风终于还是吐出了一句话,脸色渐渐苍白,“属下怕瞳会将当初灭族真相泄露给她,所以冒昧动手。请教王见谅。” 冥简略了解了事情的前后,妙风松开了握紧的手,无声吐出了一口气——教王毕竟是教王!在这样的情况下,居然还一连挫败了两场叛乱! 幽廖青染将孩子交给身后的使女,拆开了那封信,喃喃:“不会是那个傻丫头八年后还不死心,非要我帮她复活冰下那个人吧?我一早就跟她说了那不可能——啊?这……”

幽一阵淡蓝色的风掠过,雪中有什么瞬间张开了,瞳最后的一击,就撞到了一张柔软无比的网里——妙水盈盈立在当地,张开了她的天罗伞护住了教王。水一样柔韧的伞面承接住了强弩之末的一击,哧啦一声裂开了一条缝隙。 幽那就是昆仑?如此雄浑险峻,飞鸟难上,伫立在西域的尽头,仿佛拔地而起刺向苍穹的利剑。 幽妙风脸色一变,却不敢回头去看背后,只是低呼:“薛谷主?” 冥“不……不!”那个少年忽然疯狂地推开了他,执拗地沿着冰河追了上去,不过片刻,离那一对少年男女已然只有三丈。然而那两个人头也不回地奔逃,双手紧握,沿着冰河逃离。 幽暮色笼罩了雪域绝顶,无数的玉树琼花都黯淡了下去,逐渐隐没。

加速器 “你不要怪紫夜,她已然呕心沥血,”廖青染回头望着他,拿起了那支紫玉簪,叹息,“你知道吗?这本是我给她的唯一信物——我本以为她会凭着这个,让我帮忙复苏那具冰下的尸体的……她一直太执著于过去的事。” 冥“先别动,”薛紫夜身子往前一倾,离开了背心那只手,俯身将带来的药囊拉了出来,“我给你找药。” 幽瞳倒在雪地上,剧烈地喘息,即便咬紧了牙不发出丝毫呻吟,但全身的肌肉还是在不受控制地抽搐。妙水伞尖连点,封住了他八处大穴。 加速器 瞳猛地抬头,血色的眸子里,闪过了一阵惨厉的光。 加速器 多么可笑。他本来就过了该拥有梦想的年纪,却竟还生出了这种再度把握住幸福的奢望——是以黄粱一梦,空留遗恨也是自然的吧?

冥“与其有空追我,倒不如去看看那女人是否还活着。” 加速器 他身形一转,便在风雪中拔地而起。妙火也是呵呵一笑,手指一搓,一声脆响中巨大的昆仑血蛇箭一样飞出,他翻身掠上蛇背,远去。 冥昆仑白雪皑皑,山顶的大光明宫更是长年笼罩在寒气中。 冥在薛紫夜低头喃喃的时候,他的手抬了起来,无声无息地捏向她颈后的死穴。 冥听了许久,她示意侍女撩开马车的帘子,问那个赶车的青年男子:“阁下是谁?”

幽眼角余光里,一条淡淡的人影朝着谷口奔去,快如闪电转瞬不见。 加速器 他疾步沿着枫林小径往里走,还没进去,却看到霜红站在廊下,对他摆了摆手。 冥先去冬之馆看了霍展白和他的鸟,发现对方果然很听话地待着养伤,找不到理由修理他,便只是诊了诊脉,开了一服宁神养气的方子,吩咐绿儿留下来照顾。 幽薛紫夜坐在床前,静静地凝视着这个被痛苦折磨的人——那样苍白英俊的脸,却隐含着冷酷和杀戮,即使昏迷中眼角眉梢都带着逼人的杀气……他,真的已经不再是昔日的那个明介了,而是大光明宫修罗场里的杀手之王:瞳。 加速器 “什么?”霍展白一惊抬头,“瞳成了教王?你怎么知道?”